澳门蒲京娱乐成官网-娱乐诚堵场网址 > 文学常识 > 《民族文学》蒙古、藏和维吾尔文版创刊,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丹增

《民族文学》蒙古、藏和维吾尔文版创刊,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丹增
2020-01-26 09:00

海德才(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民族文学》以自己特有的多语种版展现着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民族文学》蒙古文版为广大蒙古族读者、作者架起了美丽多彩的桥梁,也打开了我们与各兄弟民族之间的心灵之窗,共同感受各民族热爱伟大祖国的心声。《民族文学》圆了内蒙古几代蒙古族文学爱好者和作家们的“文学梦”,一代又一代作家耕耘在这片神圣的文学园地上,又从这里起飞,飞向更为辽远的天地。能够在《民族文学》蒙古文版刊发作品是无上光荣的事情,也是对自己创作的检验。

《民族文学》是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的国内唯一全国性少数民族文学月刊。汉文版于1981年创刊。2009年,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民族文学》创办了蒙古文、藏文和维吾尔文版。

“我们灿烂的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中华文化是各民族文化的集大成。”“各族文化交相辉映,中华文化历久弥新,这是今天我们强大文化自信的根源。”《民族文学》少数民族文字版展现了各民族的灿烂文化,展现了各民族文化与文学汇聚而成的中华文化、中国文学给予我们的强大文化自信。

阿合买提(民族出版社编审):我自2010年开始承担维吾尔文版刊前审读任务,从此,每一期刊登的作品我基本上都审读一遍。这期间,一些作品的翻译质量让人欣慰,也有些作品的翻译令人扫兴。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时我就想:“我们要正确对待这种现象,好的翻译,我们要欣赏、鼓励;不好的,要耐心地修改、纠正,我们毕竟是《民族文学》民文版的培育者、呵护者”。《民族文学》民文版走过了10年的辛勤耕耘与成长历程,对繁荣发展少数民族文学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记者从16日在京召开的《民族文学》蒙古、藏、维吾尔文版创刊10周年座谈会上获悉,作为国内唯一全国性少数民族文学月刊,《民族文学》自2009年创办蒙古文、藏文和维吾尔文版以来,共发表近500篇母语作品,让少数民族母语读者及时了解到当前中国文学的最新状况,共享当代中国文学的繁荣发展。

《民族文学》蒙、藏、维等少数民族文字版以办刊实绩彰显了少数民族母语文学的重要性,在语言形式方面使中国当代文学变得更加丰富,使中国当代文学的多样化发展增添了重要的内容,同时也在国家级的文学平台上体现了尊重和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珍视和保护民族文化多样性的民族政策;体现了在全球化与社会转型背景下,中国当代文学对文学人口的新发现和进一步壮大。

哈森(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蒙文室主任):我也是见证并参与了《民族文学》这三个文版这10年的成长历程。从最初的蒙古文刊物翻译审稿工作,再到今天承担蒙古文版的最后责任审读工作,作为一名热爱文学的职业翻译,我越发感到责任之重大。《民族文学》民文版发现和培养了大批的各民族作家、翻译家,发现和传播了大量的各民族文学精品佳作,甚至把各民族优秀的文学作品送到草原牧户、藏地寺院,为各民族文化的交流、交往、交融发挥了独特和积极的作用。

据介绍,三个文版创刊以来,坚持扶持和培养少数民族作家、繁荣少数民族文学、促进民族团结进步的办刊宗旨,分别出版了62期刊物,发表了700多篇翻译作品,其中包括老舍、汪曾祺、铁凝、莫言、王蒙等国内700多位作家的优秀作品,以及海明威、泰戈尔、罗曼·罗兰等数十位国外着名作家的佳作。蒙古文版还发表了180多篇母语作品,200多位翻译家参与翻译工作;藏文版发表了160多篇母语作品,140多位翻译家参与翻译工作;维吾尔文版发表了140多篇母语作品,160余名翻译家参与翻译。

《民族文学》杂志是国家级少数民族文学期刊,汉文版于1981年创刊。2009年,《民族文学》蒙古、藏和维吾尔文版创刊。目前,《民族文学》共拥有汉、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和朝鲜6种文版。《民族文学》少数民族文字版的诞生,呼应的是这样一个现实:蒙古族、藏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存在着大量的母语写作者和读者。《民族文学》蒙、藏、维3个文版创刊后,深得母语作家们的青睐,更深受本民族读者的欢迎。刊物走入了农村、牧区、学校和企事业单位。其中藏文版还发行到3750多座藏传佛教寺庙,不仅拥有僧人读者,还拥有僧人作者。

如果说文学是沟通心灵的桥梁,那么翻译就是沟通文学的桥梁。10年来,我们积极配合《民族文学》三种文版的各项工作,合作得非常顺畅。民族文学翻译,为加强各民族文学之间的沟通与交流,促进各民族之间相互了解和团结融合发挥了积极作用。新时代的文学工作者有责任把当代中国发展进步和当代中国人的精彩生活、精神面貌表现好展示好,用优秀作品画时代之像、传民族之神,让中华民族的精神大厦巍然耸立。

此外,《民族文学》还在北京、新疆、西藏、青海、内蒙古、甘肃等地分别召开三个文版的作家翻译家改稿班、培训班和研讨会,提升少数民族母语作家和翻译家的文学素养,也培养了一大批文学创作与翻译新人。

金秋十月,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圆满落幕的喜庆氛围中,《民族文学》蒙古、藏和维吾尔文版迎来了10周年刊庆。

叶尔克西·库尔班别克(新疆作协副主席):这些天都沉浸在新中国诞生70周年的喜庆之中,今天又是这么好的《民族文学》蒙藏维文版创刊10周年。感谢我们的祖国妈妈对我们的关心和关爱,感谢党的好政策,使我们各个民族都有了文化平等和发展的权利,以至于我们今天有这样的机会探讨这样一个美好的话题。妈妈好,儿女就好,这是非常朴素的道理。无论是兄长还是兄弟,我们都会共同努力,为少数民族文学贡献力量。我们期待哈萨克文、朝鲜文版创刊的10周年,期待这个美好日子的到来。到时再共叙对祖国妈妈的感恩之情。

《民族文学》蒙、藏、维文版每期译载国内各民族作家以及世界著名作家的经典和优秀作品,并开辟“母语原创”栏目,刊发母语佳作。3个文版创刊以来,分别出版了62期刊物,共发表了700多篇翻译作品,还分别发表了100多篇母语作品,数百位翻译家参与翻译工作。因此,《民族文学》蒙、藏、维文版是一个文学交流与借鉴的重要园地,少数民族母语作家从中获得营养和启发,从而提高文学自信和创作水平。一些母语创作新人,也通过《民族文学》蒙、藏、维文版脱颖而出。

艾布(新疆作协副秘书长):《民族文学》为少数民族作家走向全国提供了机遇和平台。《民族文学》现有6种文版,这在中国乃至世界文学期刊界是一道独特的亮丽风景。《民族文学》蒙藏维文版创刊以来,培养了一大批作家、翻译家,为促进我国多民族作家交流,繁荣发展我国多民族文学,促进巩固民族团结,作出了重要贡献。《民族文学》维吾尔文版为新疆作家、读者带来了不同的审美感受、崭新的文学观点,拓展了新疆少数民族作家和读者的视野,成为新疆文学发展繁荣的中流砥柱。

《民族文学》少数民族文字版还是展示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窗口,是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的一个渠道。比如蒙古文版发行到蒙古国,并多次刊发蒙古国作家作品专辑,还具体承担了由中国作协和蒙古国作协合编的《中蒙文学作品选集》编辑翻译工作。选集荟萃了中蒙两国各29位作家的佳作,是向中蒙建交65周年和中蒙友好交流年的献礼。可以说,《民族文学》少数民族文字版为促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作出了积极贡献。

严英秀(兰州文理学院文学院教授):《民族文学》之于我们,不只是一份可以发表作品的刊物,不只是一个共同的文学阵地,而更像是一个港湾,让我们感受到文学赐予的本真的温暖和抚慰。更像是一片园地,我们在成长自身的同时,也见证了她的日益壮大和繁盛。我在《民族文学》汉文版发表作品已20余年。2018年,我的小说《悲伤的西班牙》被译介后在五个少数民族文字版刊发。捧着陌生而又熟悉的杂志,内心的感动是前所未有的。我并不认得这些文字,但我知道因为这样一份美好的机缘,我与更多的人们在一起。这正是《民族文学》的馈赠:我们——56个民族,在构筑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家园的长路上,彼此给予,互相滋养,永远痛痒相关。

赵晏彪(《民族文学》原副主编、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秘书长):《民族文学》不仅仅是我们一些人的一个职业,还是一个民族团结的纽带。10年虽然短暂,但却是不平凡的历程。所有投身到这项工作中的同仁们,必然会因为这项光荣而伟大的工作得到社会、历史和读者们的肯定,回忆这段岁月,我充满感慨。

金 革(延边作协副主席):我是《民族文学》杂志的受益者,曾获得过《民族文学》年度奖,从延边到重庆与各民族作家一起领奖,他们与我说着不同的语言,穿着与我不同的服装,那情景历历在目。《民族文学》杂志给我们创造了相识相知、交流交融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原本只能用母语在固有的情感框架内交流的作家和读者,可以面对更加丰富多彩的世界。在新时代,我们还需要打破固有的写作方式,以自己的视角发现民族的新状态,记录民族的新生活,书写不断变化的民族现实风貌,塑造新时代的崭新人物形象。

艾克拜尔·米吉提(《中国作家》原主编):我在《民族文学》主持工作的时候坚持发40%版面的翻译作品,这个很难做到,因为没有稿源,主要是翻译稿件很难。文学翻译不是简单的事情。诗歌翻译好的人未必能够翻译小说,小说翻译好的人未必能够翻译好诗歌,需要在不同语言的翻译队伍中精准地找到合适的翻译者。那时很难想象《民族文学》能有蒙、藏、维、哈、朝五种少数民族文字版,现在成为了现实,而且蒙、藏、维文版已经创刊10周年了。这说明了我国社会的进步。彝文版和壮文版也能创办的话,是真正的创举。因为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一旦以文字的形式确定下来,它就获得了新的生命,会成为历史的篇章。

吉狄马加在讲话中谈到,中国共产党从建党开始就高度重视民族工作,重视民族理论的实践。今天我们所说的少数民族文学就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真正发展起来的。新中国成立70年来,少数民族文学随着共和国的成长而成长,不断繁荣发展,形成了一支多民族、多语种、不同地域、不同年龄段的少数民族作家队伍。《民族文学》多语种刊物,本身反映出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灿烂。

我本人作为双语作家,在《民族文学》汉文版和维吾尔文版都发表过作品。我的小说《在我早餐的馕里有你的名字》1983年发表在《民族文学》第6期上,是我发表在《民族文学》杂志上的第一篇作品,也是我在内地刊物发表的第一个作品。对我来说,这两个“第一”,奠定了我在小说创作道路上的痴情执着,对我一生的创作走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郭雪波(中国环境文学研究会副会长):38年前,《民族文学》汉文版呱呱落地訇然问世。这是中国文坛的一件喜事。她是各民族文学人的宝贵家园、金色摇篮。10年前《民族文学》推出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三种文字版,这更是石破天惊,气魄无比,为中国绚烂多彩的多民族文学阵地奉献了一份功德无量的丰硕厚礼。再加上后创办的哈萨克文朝鲜文版,为母语创作的众多作家们提供了宝贵的新阵地新摇篮,向世界展示了中华民族文学花园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体现了国家民族政策的包容性和开拓性,为继续弘扬优秀的民族文化传承发展,提供了历史性的基础和契机。

阿拉提·阿斯木(新疆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新疆作协主席):《民族文学》填补了少数民族文学没有国家级文学刊物的空白,培养了一批批优秀的多民族作家和诗人,还培养了一批青年翻译家。年度奖还设立了翻译奖,这是对文学翻译工作的大力支持,是对艰难的文学翻译工作的肯定和奖励。新时代的民族文学应该是团结进步的民族文学,也应该是感恩祖国和人民的民族文学。书写当代火热的生活百态,是我们作家成熟成功的基本要素。

2008年底,时任中国作协党组书记的李冰同志问过我,有没有兴趣和能力再办几本少数民族文字版的《民族文学》。我喜出望外,连声说太好了!这件事情得到了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布赫、热地、铁木尔·达瓦买提三位国家领导人为这三本刊物题写刊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还题词:办好民族文学 促进民族文学进步。

阿不都拉·阿帕尔(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维吾尔文室副主任):从维吾尔文版创刊开始,我就承担了翻译与审读工作。非常感谢《民族文学》给我们带来这么庞大的翻译实践和自我提高的机会!这10年,是开拓进取、不断探索的10年,是取长补短、发挥优势的10年,是经验积聚、硕果累累的10年,更是团结协调各方面力量齐心协力办好刊物的10年。刊物走进社区、村庄、寺院、学校、营房,到达遥远的边防,为促进民族团结进步、增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向心力和凝聚力、维护边疆稳定和社会长治久安作出了重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