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蒲京娱乐成官网-娱乐诚堵场网址 > 文学常识 > 失去孩子的父母固然可怜,每次出差就呆在山里不愿出来

失去孩子的父母固然可怜,每次出差就呆在山里不愿出来
2020-01-15 04:14

  人在白天的时候控制情绪并不难,可到了夜晚就不一定是那一回事了。 ​​​夜色会把一个人的灵魂生拖硬拽的撕扯出来,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寻找依托只是梦一样历程,在寻找中获得,在获得中不断失去,直至最后失去自己。孤独是生命最真实的模样,习惯与自己和谐相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闲看落花,卧听风雨,在浮世繁华中静听花开的声音,一首心曲,几行文字,一场修行,渐行渐远,独坐幽篁里,我是我的过客,我是我的依托!

有孤独,有美好,有伤感,也有爱 ,寻找失去自由和真诚!

  第一次读《三体》的时,就被里面的一个计划所震惊,地球人执行的面壁人计划,利用地球人思维不透明的特点,让被选中的人可以自由的做任何想做的事,不用对任何人做出解释,以此来打败思维透明的三体人。当时我想的是,原来人们语言所表达的,很多时候都不是他们所想的东西,放到现实生活来想想,跟周围人交流时,恐怕是不能无时无刻都把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说出来,父母与子女之间,丈夫与妻子之间,朋友与朋友之间,有时候是为你好,有时候是为我好,不能说出或者不愿意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本书是刘震云酝酿创作了三年的小说。也是他迄今最成熟最大气的作品。小说的叙事风格类似明清的野稗日记,语句洗练,情节简洁,叙事直接,有汪曾祺和孙犁等前辈作家遗风。因而本书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构成言说的艺术,都能拧出作家的汗水。更为重要的是,作家唯有用此语言,才有对应和表现作品的内涵:与神对话的西方文化和人类生态,因为神的无处不在而愉悦自在。人与人之间虽说来往不多,但并不孤独;与人对话的中国文化和浮生百姓,却因为极端注重现实和儒家传统,由于其社群、地位和利益的不同,由于其人心难测和诚信缺失,能够说贴心话、温暖灵魂的朋友并不多,反倒生活在千年的孤独当中。这样的孤独体验每个国人都有;这样平视百姓、体恤灵魂、为苍生而歌的小说自五四以来却是第一部。小说的前半部写的是过去:孤独无助的吴摩西失去唯一能够“说的上话”的养女,为了寻找,走出延津;小说的后半部写的是现在:吴摩西养女的儿子牛建国,同样为了摆脱孤独寻找“说的上话”的朋友,走向延津。一出一走,延宕百年。小说中所有的情节关系和人物结构,所有的社群组织和家庭和谐,乃至于性欲爱情,都和人与人能不能对上话,对的话能不能触及心灵、提供温暖、化解冲突、激发情欲有关。话,一旦成了人与人唯一沟通的东西,寻找和孤独便伴随一生。心灵的疲惫和生命的颓废,以及无边无际的茫然和累,便如影随形地产生了。由此,我们忽然发现,中国人为什么活得这么累。这种累,犹如漫漫长夜,磨砺着我们的神经祖祖辈辈。为了摆脱这种孤独和累,书中的人们努力制造着声响和热闹。于是喊丧,便成了书中主人公杨百顺崇拜的职业。与戏子手谈,成了县长的私宠。但这无法改变本书人物的命运。就像今天,我们的民族还在继续为此付出巨大的成本和代价一样。不管你导演了多大的场面,也不管你举行了多少个庆典。因此,阅读本书是沉重和痛苦的,它使我们在《论语》和《圣经》之间徜徉,在与神对话还是与人对话的千年思考中徘徊……当然,阅读本书也让我们感受到生命的执着和顽强。为了在精神上有所依托和慰籍,人们义无反顾地追逐“一句顶一万句”的身影,很像祖辈弯曲的脊背和那一大片脊背组成的苍穹。

电影的视角与《亲爱的》不同,前者只是一味的找,并靠“找”来推倒剧情,让观众感动;而《失孤》用两种“失去”相互对照,从而达到失去孩子的父母和离开父母的孩子这种群体的众生相,为观众呈现一个全方位的视角。这样的题材电影,不论电影本身的呈现如何,就以它当初的出发点,也是善意的一种人世间反射。

人生于天地间,生时,从母亲子宫中股孤零零地来,死时,也是一个人赤裸裸地去,来时与去时都是孤独的,整个人生难道不是一场孤独的旅行吗?

任何影视作品,都必须依托社会事件和热点才会有感染力,当打拐题材搬上银幕,很多人才开始关注这一社会问题。从《亲爱的》到《失孤》,如果是说艺术来自于生活,那么生活就为艺术的创作提供了素材的鲜活。电影运用光影,向人们传诉这一问题,无非是想唤起人们对这一问题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