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蒲京娱乐成官网-娱乐诚堵场网址 > 读后感大全 > 于是最后将哥哥宋庠改为头名状元,宋仁宗正是由于拥有这样的境界

于是最后将哥哥宋庠改为头名状元,宋仁宗正是由于拥有这样的境界
2020-05-07 15:35

漫步于上元之夜熙攘的繁台街,眼前的奇灯妙舞和赏灯仕女们的窈窕倩影又引发了宋祁的诗兴。忽而一阵人马喧嚣打断了他的思绪,只见翠华遥遥,久居内苑的皇家宫娥们也在这一天被特许出宫观灯,与民同乐。宋祁正准备为皇家车队让路,只见迎面而来的一辆宝马雕车忽然掀起半角绣帘,灯影煌煌中,一张施着宫妆的如花娇面向自己微微一粲,轻唤道:“小宋。”车队随即远去,彼姝音容如梦如幻,宋祁惊讶之余感慨万端,当即吟出一阙轻柔儇巧的《鹧鸪天》,记载这番元夕之夜的神奇“艳遇”:

袭人好句得佳人小宋小词能使仁宗赐美女 驸马杨震家资巨富,而且家里拥有十多位极为漂亮的姬妾,其中一个芳名叫粉儿的更为出色。有一天,杨驸马邀请文人詹天游过来谈诗论文,同时还为詹准备好了丰盛的酒宴。两人边谈边吃到高兴时,杨就把自己后房中的所有姬妾都喊出来拜见詹,并让她们入席一同饮食一同谈笑。得到这众多美人劝酒的詹,不用说就更为高兴了。喝到大约八九分酒量时,心里由于酒精的刺激,原本一再压抑着的喜爱眼前这美丽女人的情性得到了释放,但对于朋友的姬妾,他自然也不敢放肆,于是当即写成了一首《浣溪沙》词,并把它递给杨震: 淡淡青山两点春。娇羞一点口儿樱。一梭儿玉一窝云。 白藕香中见西子,玉梅花下遇昭君。不曾真个也销魂!① 知道詹对粉儿很有好感的杨驸马,读了他这首词,遂笑着说道:哈哈,天游兄,这事好办得很!现在就请天游兄真个销魂也!席散后,杨便把粉儿赠给了詹,让她永远陪伴着远离家乡的天游共同起居。 这当然可以见出宋人豪贵之家豪爽做法的一斑,令人就是在想像中也不觉有一种颇为爽快乃至雄壮的意味。但对这些情事,不仅杨驸马是如此,即便是皇帝,他如果爱上一个才人的文才的话,也不会吝惜姬侍而施赠对方的。而这,似乎也就更有说头了。 大文人宋祁,跟他后来改名宋庠的哥哥宋郊一起被人称为大宋小宋。有一次,刚要下班回家的宋祁正巧遇上了宫廷出来的车子。车内忽然有人轻轻地叹了声:这就是小宋呀!但宋祁却不敢就着她的声音回答;因为他知道,作为臣子,宫里那些即便是自己倾心的最美的女人,那也是他不敢非分觊觎的,但作为文人,他不由得对车中美人的那声叹息又感到很是受用,于是他便不禁感慨淋漓地写起词作来: 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金作屋,玉为栊,车如流水马如龙。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这首名为《鹧鸪天》的词作,由于小宋的巨大知名度,它很快便传播了开来。连仁宗对这词所具婉转而又惆怅的情怀,也颇有同感,也就是说,仁宗也喜欢上小宋这首词了。但仁宗当然知道,小宋这词的好,却是依靠了许多人的功劳的。比如说,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即是唐代大诗人李商隐《无题》诗中的名句;而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则是李诗人《无题四首》中的句子。至于车如流水马如龙,一般的看法,那当然是南唐后主李煜《望江南》里的句子了;但事实上,李后主也是从唐时号称苏张大手笔的苏颋七绝诗里得到法乳的。由此可见,小宋尽管把他那一腔极为缠绵而又惆怅的情绪,勾画得颇为动人,但他这抄袭别人的痕迹也是颇为明显的,只是它似乎还够不上集句这高难度的作诗填词手法而已。但仁宗由于欣赏小宋的为人和才思,一次退朝返宫后,他便问所有在场的宫女道:你们第几车中,是谁在呼的小宋? 内人中不敢自行隐瞒,遂站出来称当时是她呼的小宋;而且她还小心翼翼地解释说,由于皇上举行御宴,见到内侍在宣召翰林学士,忽听有人喊了声小宋,她当时正好就在车中,不觉也跟着喊了声小宋。说到这里,看得出,她全身都是战战兢兢的,因为她确实不知道皇帝将要对她作出怎样的惩罚。 然而,仁宗却把宋祁给宣召了进来,并跟他和蔼地说起了这件事情。宋祁一听,当即害怕得要命,知道他已然闯下了大祸,遂在地上一再叩头谢罪,并请求皇上宽恕他的冒昧和冲撞。而仁宗却笑了起来:呵呵,爱卿词中借用义山诗句,②所谓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事实上,蓬山不远嘛!说完,他就把那位在车中喊着小宋的宫人赏赐给了小宋。由此可见,仁宗为这佳话增添上了一抹亮丽的色彩,同时也为皇帝爱才子而不吝惜女人的做法增添了一段绝妙的注脚。而小宋这回抄袭人家的句子,那真是太划算了,尽管他撰写文章时是主张不要蹈袭别人故常的。③ 按:① 此词与定格《浣溪沙》微有不同,以下阕首句拗救之故也,可视其为变格或变体。至于其词用韵则据方音,并非按《佩文诗韵》抑《词林正韵》纯正用韵,如樱即有后鼻音。又,栊,一作笼;至于马如龙,《词林纪事》作马游龙,恐非。② 义山,即李商隐之字。③ 具见拙著《历代名流诗文公案直判》。

这场意外的艳遇,让宋祁心绪难平,浮想联翩,忽然一阵灵感唤起他心灵深处的一阵冲动,驱使他一气呵成吟出了一首情意绵绵的《鹧鸪天》:“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游龙。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一首《鹧鸪天》,短短几行字,竟然把意外相逢的惊喜和绵绵相思的柔情全都倾注其间,虽然借用了不少唐诗中现成的句子,但糅合得倒也温馨妩媚,委婉动人。

宋祁抱得美人归,并非鹧鸪天写得有多好,而是仁宗对文人的礼遇。其实,宋祁的词,最出名的,是选入《宋词三百首》的木兰花,全词如下:

有一天,宋祁游宴结束,回府途中正巧与皇家车队相遇。或许是命运爱神的眷顾,香风阵阵,卷起纱幔珠帘,宋祁随意望去,却看到了一位娇媚的宫女,而幸运的是那位宫女也同时在望向自己。

有情人成眷属是说书人的善意,而不知所终的衣香、柳暗花明的凝望,从某种意义上更符合文人骚客笔下元夕春宵花月夜的美学情调,为爱情的升华留下了浪漫的想象空间——并不是每一位宋代才子的元夕情事都能以甜蜜收场。生活在南宋中期的词人姜夔,就和深爱多年的女子在元宵节前后分手,承受月圆人散的失恋之苦,并为此怅惘了一生。直到年届不惑、儿女双全之时,深情的姜夔仍会被元夕佳节的灯火勾起心中刺痛,写下多篇缠绵悱恻的忏情小令,在宋代元夕词中点染出一抹独特的凄艳之色。

宋仁宗是宋代帝王中在位时间最长皇帝,长达四十二年,其间国家太平,边境安定,经济繁荣,科学文化发达,人民生活安定。当宋仁宗死亡的消息传出后,“京师罢市巷哭,数日不绝,虽乞丐与小儿,皆焚纸钱哭于大内之前”;当他的死讯传到洛阳时,市民们也自动停市哀悼,焚烧纸钱的烟雾飘满了洛阳城的上空,以致“天日无光”。他的死甚至影响到了偏远的山区,当时有一位官员前往四川出差,路经剑阁,看见山沟里的妇女们也头戴纸糊的孝帽哀悼宋仁宗的驾崩。当讣告送达北方辽国时,辽国的皇帝也十分难过,将仁宗送给他的御衣“葬为衣冠冢”,岁岁祭奠。时人路过永昭陵,在陵寝的墙壁上题诗写道:“农桑不扰岁常登,边将无功更不能。四十二年如梦觉,春风吹泪过昭陵。”


虽然宋祁相思一片,但其实也未敢报什么奢望,毕竟是皇家内人,不是自己所能左右。不料,此新词一出,传遍精华,被宫廷、坊间广为传唱,甚至到了宋仁宗的耳朵里。仁宗追问此事,那个宫女只能实话实说:“当时我们有幸去侍宴,恰逢皇上召见翰林学士,左右皆窃窃私语说:‘这就是才子小宋。’我在车子里,惊鸿一瞥,随口就叫了出来。”

这些著名辞章中闪烁出的华美情思,与人们印象中宋代理学盛行、礼法森严的生活氛围似乎有所出入,难道那时的才子佳人真可以在月下自由相约、掷果定情?

说到宋祁,也许知道的人不多,但是,说到“红杏枝头春意闹。”一句诗恐怕就没有人不知道的了。这句诗出自宋祁的《玉楼春》:“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这首诗虽然并未摆脱晚唐五代时期诗词艳丽的旧习,但全诗构思新颖,语言流丽,描写生动,尤其“红杏枝头春意闹”这点睛之笔流传甚广,他也因此得了个雅号:“红杏尚书”。

【同系列文章】

他的逸事趣闻为后人津津乐道,你是否也对此感兴趣呢?关注,下次有更多机会解读的奥!

他们明知此举不容于伦常家规,五夜灯节一过,宵禁重启,那森严的礼教又将凌驾于情感之上,扼杀这番未经媒聘的恋爱。游戏感情的人会把元夕艳遇当作人生旅途中一个甜蜜片段,但对于痴情者而言,为了这一份人月双圆的相知相恋,或许要付出多年乃至一生的等待与寻盼,这就使得情人私奔成为宋代元夕之夜的常见行为。

一天,宋祁上朝路经繁台街,远远地就看见一列豪华的皇家嫔妃车队由远而近,当他与车队擦肩而过时,一辆车中的一位美女正好撩开车帘向外张望,一眼认出了宋祁。由于宋祁的名气和风流倜傥的仪表,京都的美女们大都将其视为偶像崇拜。这位皇宫美女一时惊喜激动,竟忘了皇家礼仪和自己的身份,惊呼了一声:“哇,小宋也!”这声娇滴滴的呼喊,让宋祁一愣,循声望去,才发现车帘内一张娇羞而兴奋的粉脸正在那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小怜初上琵琶|宋词故事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以“情”抗“理”的宋代元夕

众所周知,古代皇帝身边大都是拥有三千佳丽,可谓美女如云。但是,即便是拥有如此多的美女,也没有那个皇帝愿意将自己身边的美女送给属下大臣的。然而,历史上就曾有有这样一位皇帝,竟将自己身边的美女送给了一位属下大臣。这位皇帝就是北宋的第四世皇帝宋仁宗赵祯,而得到皇帝身边美女的大臣便是人称“红杏尚书”的宋祁

宋仁宗朝工部尚书宋祁,就有一桩获皇帝恩遇的美事。宋祁出身贫寒,少时读书勤奋,与哥哥宋庠一起参加科考。最初宋祁为状元,宋庠为探花,但刘太后得知二人是兄弟,认为长幼有序,于是将宋庠拔为状元,宋祁则屈居第十。宋氏兄弟同登金榜,轰动天下,被世人誉为“双状元”,称“大宋”、“小宋”。

宋朝就有这么一位才子状元,因为一次偶然邂逅了自己的爱情,诗情大发作词一首,结果感动了皇帝金口赐婚,可谓风光无限,一时传为佳话。

宋人罗烨笔记小说《醉翁谈录》中记载了一对青年男女私奔的故事:元夕夜,张生路过慈孝寺殿前,拾得一方裹着香囊的红绡手帕,上有女子笔迹写着“有情者得此物,如不相忘,愿与妾面,来年上元夜请于某处相待,车前有双鸳鸯灯者是也”。

有人说,“仁宗虽百事不会,却会做官家(皇帝)”。宋仁宗日理万机外,业余爱好不多,甚至面对女色,也把持得住,唯偶尔临摹一下“兰亭”。身为皇帝,会做皇帝,这应是一种难得的境界。宋仁宗正是由于拥有这样的境界,才有将身边美女送給大臣宋祁的风流佳话。

君主礼遇文臣,莫过于宋朝。宋太祖以武职篡位,对武将日夜提防,担心他们有样学样,步自己后尘;而对动口不动手的文人,就没什么顾虑。太祖曾言,一百个文官贪污,不及一个武将造反。太祖誓碑更明文强调:“不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者。”身为宋朝的文官,工资高待遇好,时不时还有皇帝的额外开恩,真真羡慕死明清时的文人。

这位因为一首词就报的美人归的“红杏尚书”,后来不断受到皇帝赏识,官至尚书,并与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同修《新唐书》,可谓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或许是这份可望而不可得的美丽情愫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元夕几天的灯市还未结束,宋祁这首《鹧鸪天》已流传在满城歌儿舞女的莺喉之中,乃至一直传唱到禁城内,宋仁宗也知晓了这番“桃色新闻”。性情宽和温厚的仁宗皇帝遂问当晚叫小宋的是何人,那位宫娥便站出来说:“顷侍御宴,见宣翰林学士,左右曰小宋也,时在车子偶见之,呼一声尔。”她因为前不久某次侍宴时见过宋祁,上元灯夜于街中邂逅,情不自禁就唤了一声,不想却引出一段风月诗缘。仁宗于是召见宋祁,谈及此事,不慎捋到龙须的宋祁惶恐万分,仁宗却引其词意笑侃道“蓬山不远”,将那位宫娥赐给了宋祁。

宋祁又出了新作,而且是意惹情牵的一首情诗艳词,因此立马唱红整个京城。不久,这首词作连同背景故事就流传到了皇宫之中。宋仁宗知道此事后十分好奇:自己的嫔妃们都深居宫中,如何就识得宋祁呢?于是,就着手调查究竟是哪个干的“好事”。那位自知惹祸的美女自然有些心虚,便主动向宋仁宗坦白,说自己在一次御宴上听见宣翰林学士,左右内臣均指其为宋祁,故而自己认得。那天正好在街上碰上,就忍不住呼了一声。

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宋词故事

诗词的魅力无限,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因为一句诗词而火爆整个诗词界,亦或因一句诗词受牵连而命运改变的例子不胜枚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