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蒲京娱乐成官网-娱乐诚堵场网址 > 读后感大全 > 一个喜欢黛玉,贾宝玉——万物有灵的大爱

一个喜欢黛玉,贾宝玉——万物有灵的大爱
2020-05-06 02:42

对不少读者来说,喜欢林黛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的超凡脱俗。在《红楼梦》中,她似乎比贾宝玉还要蔑视功名富贵,不仅“孤高自许,目无下尘”,而且有“孤标傲世偕谁隐”之句,表现出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洁。

摘要:黛玉固然保持了真我,孤标傲世,蔑视功名富贵,但却不能“顺人”,甚至还因此伤害了深爱自己的宝玉

近日,台湾大学学者欧丽娟教授做客思南读书会,举办了以红楼梦“情榜”为主题的讲座,解读了“情”这一《红楼梦》中最为细腻、精彩的主题。以下讲座内容摘编自主办方提供的现场录音整理稿,经主办方校核,未经主讲人审定,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但也有看法认为,黛玉的“孤傲”是孤芳自赏,是到处树敌,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小性儿”,是因尖酸刻薄而被人群孤立的落落寡合。那么,《红楼梦》对黛玉的“孤傲”究竟是怎样一种褒贬态度呢?这恐怕要谈到《庄子》对《红楼梦》的影响。

图片 1

“因为我们带着成见,所以往往视而不见”,这句话恰如其分地道出了我们现代人对《红楼梦》中人物“情”的偏见和误解。“情”是《红楼梦》中最为细腻、精彩的主题,在第五回《红楼梦曲·引子》中说:“开辟鸿濛,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清代张新之评点:“情种”是一事,“风月情浓”又是一事。因此,曹雪芹关于“情”的描写是做了灵与肉的区分的,从最低级的生理上冲动的欲望,升华为一种心理状态和人格体现的爱。在《红楼梦》中,每个人的身上所体现的“情”的层次、范围和性质都是有所不同的,这种对不同的“情”的诠释,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爱的本质,这对我们现代人来说也是富有启示的。

《庄子》与《红楼梦》

清人邹弢在《三借庐笔谈》卷十一里记载:“己卯春,余与许伯谦论此书,一言不合,遂相龃龉,几挥老拳,而毓仙排解之。于是,两人誓不共谈红楼”。

情榜No.1:贾宝玉——万物有灵的大爱

《庄子》在《红楼梦》中多处出现。

两个老朋友因为一个喜欢宝钗,一个喜欢黛玉,意见不合,吵得差点打起来。这种争论太伤感情,所以两人和解后共同发誓以后不在一起谈红楼。对许多读者来说,喜欢黛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的超凡脱俗。很多人容易认为,《红楼梦》中,黛玉比宝玉还要蔑视功名富贵,当宝玉献宝一样把北静王送的香串拿来时,她一句“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便掷在一边;她“孤高自许,目无下尘”,还有“孤标傲世偕谁隐”的咏菊之句,表现出不与世俗同流污的高洁。不过,也有另外一种看法,认为黛玉的“孤傲”是孤芳自赏,是到处树敌,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小性儿”,是因尖酸刻薄而被人群孤立的落落寡合。

贾宝玉对少女们的爱每个人都很熟悉,但宝玉的境界远不止如此,他的爱不光超越了人与人之间的阶级、性别,更是超越了人与万物的物种之别,这种万物有灵的“大爱”包含了对天地间所有存在的生命。这既是庄子的境界,也是儒家的境界,因为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到最后其实也是要“参天地赞化育”。

如第二十一回写宝玉读《庄子》:“正看至《外篇·胠箧》一则,其文曰:故绝圣弃知,大盗乃止,擿玉毁珠,小盗不起,焚符破玺,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争,殚残天下之圣法,而民始可与论议。擢乱六律,铄绝竽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灭文章,散五采,胶离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毁钩绳而弃规矩,攦工倕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

那么《红楼梦》对黛玉的“孤傲”究竟是怎样一种褒贬态度呢?这恐怕还要谈到《庄子》对《红楼梦》的影响。

在《红楼梦》第七十七回宝玉叹道:“不但草木,凡天下之物,皆是有情有理的,也和人一样,得了知己,便极有灵验的”。在贾宝玉看来,只要我们以诚相待,就会有灵验。这其实是上古时代原始人面对世界的态度,但不幸的是那个时代被我们后来的文明所驱赶,从此我们进入到自我优先,也因此充满各种界限的世界里。我们以为自己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成功,但其实我们根本就不了解,只有当我们越来越缩小,能够融入到天地之间的时候,真正宽广的可能性才会出现。

宝玉的很多想法也受到《庄子》的直接影响。第二十二回有言:宝玉见说,方才与湘云私谈,他也听见了。细想自己原为他二人,怕生隙恼,方在中调和,不想并未调和成功,反已落了两处的贬谤。正合着前日所看《南华经》上,有“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又曰“山木自寇,源泉自盗”等语。“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出自《庄子》杂篇之《列御寇》;“山木自寇,源泉自盗”,出自《庄子》内篇《人间世》与外篇《山木》。

《庄子》与《红楼梦》

《红楼梦》开篇第一回中有言:“……西方灵河岸边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日月。”其实,宝玉在遇到绛珠仙草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的男女私情在里面,他们只是偶遇的关系。宝玉正是因为对万物的爱,所以看到一棵草脱水了,他会感到难过,面临生死关头他会感同身受。当他又有能力付出、乐于付出时,就把甘露浇灌在绛珠仙草上,让它得以延续生命,后来缔造了他们入世的因缘。

第一百一十三回中,当妙玉遭劫之时,“宝玉听得十分纳闷,想来必是被强徒抢去,这个人必不肯受,一定不屈而死。但是一无下落,心下甚不放心,每日长嘘短叹……又想到:当日园中何等热闹,自从二姐姐出阁以来,死的死,嫁的嫁,我想他一尘不染是保得住的了,岂知风波顿起,比林妹妹死得更奇!”一而二、二而三,追思起来,即想到《庄子》上的话,“虚无缥缈,人生在世,难免风流云散,不禁的大哭起来”。

《庄子》在《红楼梦》中应该是出现最多的。如第二十一回中,写到宝玉读《庄子》:“正看至《外篇·胠箧》一则,其文曰:故绝圣弃知,大盗乃止,擿玉毁珠,小盗不起,焚符破玺,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争,殚残天下之圣法,而民始可与论议。擢乱六律,铄绝竽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灭文章,散五采,胶离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毁钩绳而弃规矩,攦工倕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第六十三回中有言:“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或称为‘畸人’。”

在整本红楼梦中,脂砚斋一再批注的宝玉“情‘不情’”说的即是这种万物有灵的大爱。其中,第一个情是动词,以情相待;第二个“情”跟“不”构成一个名词,是指以人类的标准衡量,不具有灵魂、灵性的存在物,但它们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对于这些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动物、植物,宝玉都以情相待。在这个境界里,宝玉当之无愧是情榜里的第一名,因为他的境界最为宽广。

此外,第五回中,警幻仙子对宝玉说:“此乃迷津,深有万丈,遥亘千里。中无舟楫可通,只有一个木筏,乃木居士掌柁,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渡之。尔今偶游至此,设如坠落其中,便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了。”所谓“木居士”和“灰侍者”云云,与第四回中称李纨“虽青春丧偶,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唯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一样,皆出自《庄子》中的“形如槁木”和“心如死灰”。

宝玉很多想法都是受到《庄子》的直接影响,如第二十二回:“宝玉见说,方才与湘云私谈,他也听见了。细想自己原为他二人,怕生隙恼,方在中调和,不想并未调和成功,反已落了两处的贬谤。正合着前日所看《南华经》上,有“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又曰“山木自寇,源泉自盗”等语。”“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出自《庄子》杂篇之《列御寇》,“山木自寇,源泉自盗”出自《庄子》内篇《人间世》与外篇《山木》。

情榜No.2:林黛玉——友情升华的爱情

第七十八回中,宝玉杜撰《芙蓉诔》,不仅明确宣称要“远师”《庄子》中的《秋水》篇,而且在诔文中运用了《庄子》其他篇目中的不少语词与典故。

又如,第一百十三回中,当妙玉遭劫之时,“宝玉听得十分纳闷,想来必是被强徒抢去,这个人必不肯受,一定不屈而死。但是一无下落,心下甚不放心,每日长嘘短叹……又想到:当日园中何等热闹,自从二姐姐出阁以来,死的死,嫁的嫁,我想他一尘不染是保得住的了,岂知风波顿起,比林妹妹死的更奇!”由是一而二,二而三,追思起来,想到《庄子》上的话,虚无缥缈,人生在世,难免风流云散,不禁的大哭起来。”

脂砚斋第十九回评语:“宝玉情不情,黛玉情情。”上面我们已经解读了宝玉的“情‘不情’”,同样的结构黛玉“情‘情’”。相比宝玉来说,黛玉的这种“情”是一种比较狭隘的“情”,局限在人类的,比较“小我”的层次。能够引起黛玉落泪,引发她快乐的那些对象,是与她有特殊关系的、少数的、特定的人——亲友、情人、姐妹等等,而这是一个有限的世界。

以上只是从字面和语句上来看,其实《庄子》的思想智慧还融化在《红楼梦》之中。理解这些思想智慧,就能看清楚《红楼梦》对黛玉的“孤傲”究竟是褒是贬了。

此外,第五回中,警幻仙子对宝玉说:“此乃迷津,深有万丈,遥亘千里。中无舟楫可通,只有一个木筏,乃木居士掌柁,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渡之。尔今偶游至此,设如坠落其中,便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了。”所谓“木居士”“灰侍者”云云,与第四回中称李纨“虽青春丧偶,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唯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一样,皆出自《庄子》中的“形如槁木”“心如死灰”;第七十八回中,宝玉杜撰《芙蓉诔》,不仅明确宣称要“远师”《庄子》中的《秋水》篇,而且在诔文中运用了《庄子》其他篇目中的不少语词与典故。

其中,大家最为之感动的是黛玉对宝玉的情,但这份情最初的时候并没有一点儿女私情在里面,而是一种人类之间最美好的互动方式——知己般的友情。由于我们现代与过去两千多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断层,我们会觉得陌生而无法理解。但黛玉和宝玉之间无可取代的爱,并不是来自于一见钟情。第五回中说“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处,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可见这种深厚的感情是在日常生活里建立起来的。宝玉和黛玉之间的友谊是建立在对彼此的了解,以及共同生活的基础之上。他们在恋爱期间,首先要做的是彼此互相了解,并成为很好的朋友,有了这样一个深厚的基础,未来的爱情才能够永远持续下去。

“无我”与“有我”

这还只是从字面与语句上来看,其实《庄子》中的思想智慧还融化在《红楼梦》之中,理解了这些思想智慧,我们就能看出《红楼梦》对黛玉的“孤傲”究竟是褒是贬了。

反观我们现在,年轻人往往会陷入一种对浪漫的爱的崇拜之下,缺少对爱的认识和爱的准备,也缺少对爱的努力,所以才会在爱情的延续里出现许多问题。在恋爱过程中不懂得了解和尊重对方,仿佛爱了就是投入了,就非得要死要活了,然后才会考虑天长地久,这个时候可能就无能为力了。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们确实可以从《红楼梦》中得到一点启发。

《庄子》中多处标举超凡脱俗的独立人格。这样的人格超越于“尘垢之外”,游于无始无终、无穷无尽的大道之中,遗世独立、逍遥自在,完全摆脱了主观偏见与外物羁绊,更不会与世俗现实同流合污。用《庄子》的话来说就是:“独往独来,是谓独有。独有之人,是之谓至矣。”

无我与有我

情榜No.3:薛宝钗——情顺万物的“无情”